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神武剑尊 >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太虚美梦 大结局

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太虚美梦 大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天罪剑,八门剑殿内。
  这里是一切的起源,轮回的伊始,命运的开端,宛如荒古岁月般苍茫神秘,又像梦幻泡影般虚无缥缈,诉说着乾坤沉浮,映照着宇宙生灭。
  楚云再次步入此地,目光感叹地看向八方。
  如今,曾经的八道殿门,已经被他开启七道,放眼看去,那七道古门后方,都显得空落落的,如同神迹的废墟,枯寂得有些可怕。
  唯独“生”字门后的古灵虚界,显得鲜活一些,但也是荒无人烟,像人世间最后的净土。
  “只剩下最后一道殿门了。”
  楚云暗叹,带着有些沉重的脚步,走向第八殿门——“死”字门。
  昔年与梦梦之间的记忆,如潮水般急涌而来,让楚云心绪起伏,那一只按在门扉之上的手掌,不自觉地抖动起来,这是紧张的体现。
  没错,多年以后,在再次开启殿门的这一刻,楚云竟然还是觉得紧张。
  有一种初次开门的感觉。
  “梦梦,你在吗?”抬头望向门扉上,那仿若月亮、玉盘的圆形石刻,楚云轻声问道。
  “进来。”
  果不其然,门扉之后,传来熟悉而缥缈的轻灵之音。
  那是梦梦的声音。
  料到梦梦的本体,就在“死”字门后方,楚云深吸了一口气,随后将沉重的石门推开,迫不及待地踏入剑殿最后的空间。
  刚进门,楚云便是迫切地找寻那一道娇小的身影。
  结果他发现,死门内部,只是一个稍显空旷的小神殿。
  四周尽是青铜壁垒,有虚空法则如游龙般流淌。
  整座小神殿,枯寂而破败,阴沉而冰冷,如同一具冰棺。
  中央,有一座古老的神坛,上面竟放着一颗颇为细小的水晶球,楚云端详,就见水晶球内部,居然是一片梦幻的九彩森林。
  有七色仙药,有嫩绿草木,有清澈小河,有薄雾灵山……
  那是个浓缩的小世界,异彩纷呈,仙光素淡,氤氲朦胧,勉强照亮这一方虚无的空间。
  不过让楚云惊奇的是,水晶球里的小小森罗万象,都是彻底静止的。
  一动也不动。
  就在错愕的楚云,想开口问出“梦梦你在哪”的时候,他再仔细一看,却见水晶球森林里的一片小树荫下,有一枚缓缓旋转的光球。
  那竟然是一个胚胎,似乎孕育着生命。
  “梦梦?”
  楚云一眼就确认,那一枚古怪神胎,正是梦梦的本体。
  他只是没想到,梦梦的本体,竟然会是这个样子……
  “主人,你来了。”那小小神胎,此时轻轻发出了一阵音律波动。
  “嗯。”楚云愕然点头,轻声道:“梦梦,原来你的本体……是这个样子,我还以为你应该是一个人,就像你之前的少女形态。”
  “不好看,对吗。”神胎幽然道。
  “不……我没这个意思,只是有些意想不到。”楚云连忙解释。
  “主人,梦梦知道你会失望,所以才不愿过早见面,而且……这也是梦梦第一次以这种形态示人,我不知道,该如何去面对。”
  梦梦的话音,淡然而孤寂,带着一丝丝凄凉和苦恼。
  楚云心中一紧,怜惜之意急涌而来,正要说一句“我并不失望”。
  但紧接着,梦梦就娓娓道来,幽幽道:“但,这个形态是必须的,其实自穿越的那一刻开始,梦梦便是化身成这个样子,只要这样,才能保持真我。”
  “保持真我?”楚云疑惑。
  “嗯。”梦梦轻吟一声,道:“要知道,穿越宇宙,横渡轮回,是一段段漫长且永无止尽的旅程,充满无穷的变数,就连尊者,都不知道我究竟要轮回多少次,才能找到终结因果的答案,尊者,姑且能在时空尽头沉眠,等待审判之刻的到来,但,梦梦却不能。”
  “时间,有着无穷无尽的侵蚀力量,哪怕是至高神祇,也会在无限的岁月中沉沦,丢失记忆,迷失自我,缓缓化道,若想一直保持心魂,就必须要斩掉昔日的因果,或每隔一段时间,就进入虚无的沉睡,让灵魂得到安息。”
  “为了记住轮回的使命,这些保持真我的方法,梦梦都不能去做……”
  听到这里,楚云明白了梦梦话中的意思。
  要知道,梦梦轮回的目的,是要改变历史,找到走进完美结局的道路,从而影响无数个平行宇宙,彻底断绝无终的永恒。
  如此一来,她就必须要记住每一次不同的选择,以及微妙的因果效应。
  如果她自斩记忆,或陷入沉眠,那么极有可能,会忘记曾经的使命,忘记曾经的选择,从而迷失在轮回当中,永远都不可能找到完美的路。
  “那么梦梦……你到底是如何保持真我的?”楚云问道,越发感受到对方的沉重责任。
  梦梦沉默,神胎光雾弥漫。
  半晌,她才以一种淡漠的口吻,冷静诉说:“严格而言,自穿越开始,我就不再是一个活着的生命体了,或者说,不是主人你所理解的生命。”
  “过去的我,现在的我,未来的我,都只是一个虚数生命而已。”
  “虚数……生命?”楚云一阵心颤。
  他越听,就越不是滋味。
  梦梦继续淡然解释,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:“简单来说,梦梦成为了大千世界的观察者,与天道同化,与秩序融合,称得上是另一种不朽。”
  “我的记忆,不再因时间的流逝而消亡。”
  “我的存在,也不会因轮回的变更而寂灭。”
  “灵魂更像是一种痕迹,刻录在浩瀚的宇宙之网中,永不消散。”
  “但这种‘永生’的代价,是永远失去肉身,且无法直接与世间万物产生交集,如同虚无……”
  听到这里,楚云忍不住了,怜惜而惊异道:“永远失去肉身?那……那这个水晶球里的神胎,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  楚云一直觉得,水晶球里的神胎,就是梦梦的本体。
  尽管稍显奇异,但他也可以理解。
  结果现在看来,并不完全是。
  “主人……这个神胎模样,与其说是梦梦的本体,倒不如说,是梦梦的尸体。”梦梦的语气很平淡,却字字如惊雷,落在楚云心间,“成为虚数生命之后,即使可以保持真我,但灵魂也会像断了线的风筝,每时每刻,都将要汇入到根源秩序当中,不再与人世间纠缠。”
  “这是一种不可逆的大势。”
  “不过梦梦保存完好的尸体……也就是主人你眼前的这个纯净神胎,就宛如一根因果之线,始终拉扯着我这一只‘风筝’,让我不至于远去。”
  “还能让我继续步入轮回,进而改变一切。”
  “银发少女的形态,就是梦梦生前的模样……”
  “那是我借助天罪之力,所创造出来的影子,连生命、灵魂都算不上,更不属于三界六道,所以,众生方才难以感应到我的存在。”
  “如今……这个生命水晶球,这个神胎,即将失去仅余的供能,我连创造影子都办不到了,对不起,主人……”
  闻言,楚云心中狂震!
  “等等……梦梦,你是说……你要走了?再也回不来了?!”楚云小心翼翼地捧起水晶球,无比的慌张。
  梦梦的说明,他也是似懂非懂,但前者的话中深意,他已经听出来了。
  梦梦其实是在告别!
  现在,可是欣欣向荣的大好时代,诸天万界都结束了黑暗岁月,正要走上美好的未来。
  而楚云也正在享福。
  但,梦梦竟然说自己要消失了?
  这个结果,楚云可不能接受!
  “主人,别急。”梦梦的话音还是相当平静,她幽然道:“其实,梦梦正是预见到有这样的一天,方才让你牺牲掉我的神胎,换取进入主世界的钥匙,如此一来,既能换取最终的胜利,也能保存尊者的性命。”
  “至于梦梦,也只是要汇入根源秩序而已,称得上皆大欢喜。”
  “不过尊者寄望于赎罪,且死而瞑目,要把留下的机会给予梦梦,这样也好。”
  说着,神胎的光芒愈发黯淡,梦梦的声音,也忽然变得急促了些,继续道:“其实……梦梦也不想那么快,就跟主人你分开,但汇入根源秩序,就是虚数生命的宿命。”
  “而且,水晶神胎的恢复速度很慢、很慢……”
  “如果我再继续说下去,那这一根连结梦梦存在的‘线’,说不定很快就会断掉,让我彻底脱离此地,回归宇宙之网了。”
  “就没有别的办法吗!”楚云心中一痛,急声道:“比如……让你从虚数生命的状态,回归到真实生命的状态?又或者……复活你的神胎,让它保持着鲜活状态,这样的话,你就永远不会离开我了。”
  梦梦轻轻一叹,淡然道:“主人,没有别的办法,毕竟神胎很脆弱,早就是精气枯竭的状态,但……如果梦梦沉睡,它就会缓缓得到生机,尽管速度很慢……不过如此一来,待到合适的时机,等到因果之力积蓄足够,梦梦又能再苏醒过来,与主人你说话。”
  虽然听到希望,但楚云还是摇头叹息,黯然道:“换而言之,我要隔一段很长的岁月,等到神胎恢复,才能与梦梦你说上一两句话,然后又要继续等待。”
  对于梦梦的宿命,楚云已经清楚明白了。
  说起来,他和梦梦,就像牛郎与织女,要每过一段时间,才能有机会交谈、相聚。
  梦梦的确不会彻底消失。
  但,也不会一直存在,不会随时都能出现在身边。
  随后,楚云又与梦梦探讨,主动温养神胎的可能性。
  比如,去开辟荒芜的神界,获得宇宙级神料。
  但这种计划,还是被梦梦打消了,据她所说,这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
  就算楚云飞升,也要花费漫长的岁月,去进行开拓和探索,他难得彻底击败无终,终结黑暗轮回,现在应该享福才对。
  而不是做这些漫无边际,成效不明的冒险。
  楚云心神空落,表面上答应梦梦,短期内不会飞升,但心底里,却暗暗下了决定,有朝一日,自己一定会步入神界,找寻延续梦梦存在的方法。
  对于他来说,与梦梦的主仆关系,算是亦师亦友,又如灵魂伴侣,还有着说不清、道不明的情愫,互有恩情。
  所以,楚云绝不会让梦梦离去。
  绝不。
  忽然,空荡荡的青铜仙殿中,传来一声空幽的叹息。
  “主人,其实你又何必如此执着。”梦梦语气幽然,显然看出楚云的打算,劝说道:“归根到底,我都不是属于这个子宇宙的存在,我这个梦梦,说到底,也不是本宇宙的‘梦梦’,主人……你更应该关爱本宇宙的‘我’,而不是游离于存在边缘的我。”
  楚云摇头说道:“在我看来,你就是你,没有平行宇宙之分,我会对你好,也会对本宇宙的梦梦好!说起来,这个宇宙的你,究竟是谁?”
  “我想知道,你是谁。”
  梦梦的真实身份,一直是潜藏在楚云心底的一个谜。
  本以为见到梦梦的“本体”,就能得到答案,但没想到,最终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  不过梦梦,似乎也不想告诉楚云真相。
  “倘若梦梦说出答案,对本宇宙的‘我’并不公平,主人,梦梦希望你能亲自去等待,亲自去见证……终有一日,你会明白梦梦的意思。”
  说话之间,梦梦的话音忽然变得空幽起来。
  旋即,只听她轻叹一口气,低声道:“主人,梦梦要继续沉睡了,否则神胎就要凋零,以后,我们还能有相见的机会……”
  “主人,再见了。”
  “梦梦,会一直守候着你……”
  言罢,水晶球中的神胎,便是缓缓蜷缩起来,楚云只来得及重重点头,就见手心的水晶球,慢慢失去了浮力,静静落在祭坛上。
  就像熟睡的婴儿,安宁而静谧。
  整个青铜仙殿,也沉寂了下来,幽深而虚无。
  显然,梦梦已经重新沉睡了。
  望向寄宿着梦梦神胎的水晶球,楚云思绪万千,心情起伏,回忆无数,他,足足沉默了将近一个时辰,方才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  来到这个地步,自己还是与梦梦若即若离,心里自然是不好受。
  但一想到未来,还有着逆天改命的机会,楚云便是放下了心头大石。
  终有一日,他要登上神界,为梦梦而探索。
  但,也正如梦梦所说。
  至少现在,还不是时候。
  “好,回家吧!”
  最终,楚云收拾心情,与梦梦作出暂时的告别,便小心翼翼离开了仙殿。
  梦梦的真正身份,虽然尚未得到答案,但楚云已经释怀且不再强求了,毕竟,既然时轮尊者和梦梦都言称一切,皆会顺理成章……
  那么,就耐心等待吧。
  强求也没有用。
  今后,只能好好保管起源天罪,等待重逢的那一天了!
  ……
  冬去春来,四季变换。
  时间缓缓流逝。
  在神云殿建成,且天下平定以后,天辰界终于步入了正轨,进入一个和平昌盛、歌舞升平的辉煌时代,道学进展神速。
  东南西北各大域,都有神裔域主坐镇,更不必说中域还有神云殿,正确统领着众生。
  匆匆数年,又过去了。
  楚云收到消息,亲友们都过得十分的幸福,神云殿也有来信,言称又一条新的灵脉被发现了,且连通一枚边荒的宇宙古星,蕴含大量的稀有资源。
  到时候,天辰界,就又有一片新的文明发展地了,未来前景大好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武行空、陆轩都成立了一个大家庭,有三四个儿女了,神裔家族愈发壮大,幸福而美满。
  而包括苍风在内,他们统统打算与楚云一家联姻,定下娃娃亲,要强强联合。
  只是到最后,都被楚云无奈地推托掉。
  因为,两个女儿还没有这方面的念想。
  其中,诗梦喜欢带着兔子四处游历,玩心极重,而星灵直接给楚云来了一句“爹永远的神,其他男子?看不上”,这就把楚云给打发了,就让他有些郁闷。
  至于天歌,这二儿子年纪还小,满打满算也就十岁有多,本来也是可以定亲的,但这小不点是个大武痴,剑道天赋奇高,一头扎进剑道之中!
  “女孩子,只会影响我出剑的速度!”
  这是他的口头禅。
  所以,联姻是暂时指望不上了。
  最后,苍风来信笑言:“云少,要不你亲自上场?我有几个侄女,非常崇拜你,说什么非你不嫁,嘿,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,你看看,她们还有机会不?事先声明,在你的审美里,那几个女娃的姿色,应该还是有保证的。”
  结果,楚云才看了那么一眼,这封调侃的信,就直接被月舞给烧了。
  按她的话说,这叫“老牛不吃嫩草”。
  就算过了那么多年,月舞的醋劲儿,都是几位爱妻中最大的。
  对此,楚云也没辙,不过他也知道,苍风只是在开玩笑而已,再娶妻纳妾什么的,他也暂时没这个打算,只想继续隐居,每天休闲钓鱼。
  如此生活,着实平静。
  ……
  时光飞逝。
  这一日。
  忘忧谷,桃源之中。
  自从隐居以后,楚云一家大小都在此地生活,经过强大的结界布置,这个山中秘地,是真正的世外桃源,简直舒心而安逸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