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寄居天神 > 第三十七章:衣锦回营

第三十七章:衣锦回营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不知是因为反物质药物的作用还是人性本就健忘。
  第二天的入山行程中,幸存的百余名保安比逃离时热情高涨了许多,抛弃同伴的悲伤迅速被劫后余生的欣喜取代。
  周质听到最多的话从前一天的“兄弟,为什么是你?”变成了“万幸,还好不是我。”
  “我们要带着这天杀的纳米芯片躲一辈子吗?”
  副驾驶座上的保安问莫扎特,莫扎特没回答他,保安扭头看向周质,周质也保持沉默。
  如果说周质从近几个月的事件中学到了什么教训,那就是总有一些看互不相干的问题会有一个能够通解的答案。
  解除蓖麻毒素需要长生寄生系统,大岛次郎绝不会轻易交出;遥控纳米芯片是个定时炸弹,匪帮军营没有像样的工程师。
  如果说有既了解寄生系统又精通芯片技术的人…周质想起了一个名字:
  娜塔莎。
  暂时失踪不意味着无迹可寻,周质在脑中串起线索。
  四个月前的a28任务,娜塔莎编写出控制寄生系统的程序;在大岛次郎的办公室时,大岛获得了娜塔莎开发的被动转移程序;两个月后,摩耶兹公司推出了寄生系统收集装置。
  据周质所知,四大企业只是在主业上看似泾渭分明,神农集团专注基因工程和生物科学;摩耶兹科技主营量子通信和纳米材料;努恩物流垄断马匹贸易和客货物流;克洛诺斯能源是矿业和能源巨头。
  在一些难以划定界限的领域,四家巨头一直在明争暗斗,比如寄生系统的收集和研发,就是他们暗中较劲的其中一个战场。
  因此,身为神农集团的高管,大岛次郎几乎不可能将被动转移程序交给摩耶兹公司。
  娜塔莎四个月前在杜康酒肆说过,企业联盟的科学家尚未搞清寄生机器人的内部构造,摩耶兹科技如何能在数月间就独立研发出产寄生系统收集装置?
  最大的可能是,娜塔莎和摩耶兹科技之间有技术合作。
  而摩耶兹科技负责寄生系统研发的合伙人,是新熟人卡尔.卡尔。
  但要去找卡尔询问此事的话,得再跑一次a01,周质并不打算自己去,这活儿可以交给铠鼠公司,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稳固军营的防守。
  想明白娜塔莎的问题之后,他敲了敲车座的背板,莫扎特向后挪了挪身体,周质笑嘻嘻的说道。
  “十天左右,匪帮有一场硬仗要打,你可别死了,活着会有惊喜。”
  …
  第五天上午,匪帮警示牌附近。
  车队正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艰难行进,林间忽然传来一声枪响。
  紧接着,一棵大树轰然而倒,横亘在道路中间。
  周质迅速撑着身体坐直,举手示意身后车队止步。
  “周老兄...哦不,周上校!”
  h从一棵大树上攀着绳索滑下,亚美子,董中校,贾复兴,以及韩铁,杰克二位连长也都纷纷现身。
  在他们身后,是两百多脸涂迷彩,身着伪装吉利服的匪徒。
  “老爸,你还活着!”
  亚美子飞奔向周质的马车。
  “我可没那么容易死。”
  周质扶着车板跳到地上,亚美子跑到近前,似乎想一把搂住他,但止步时看了看身后的众匪徒,又看了看面前的保安们,还是缩回了手,大剌剌的拍了拍周质的肩膀。
  “谁说我死了?我可是满载而归。”
  周质没好气的问道。
  亚美子回头向董中校和贾复兴翻了个白眼:“就是这两个匪帮笨蛋。”
  董中校和贾复兴尴尬的面面相觑,周质看向他们,只见二人的衣裤上都拉着好几条大口子,露出身上尚未愈合的刀疤,显然是吃了亚美子不少苦头。
  韩铁和杰克单手攥拳举在头盯,匪帮们仿佛雕塑般肃立在二人身后。
  “你带这么多人出来是要干嘛?”
  周质不明就里的问道。
  “给你报仇啊。”
  亚美子理直气壮的回答道。
  莫扎特拄着步枪,用枪托敲了敲车座的木板:“老弟,你们匪帮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,还用得着我们帮忙?”
  周质一脸苦笑,看来这都是亚美子十天特训的结果,他一瘸一拐的走到莫扎特身旁,向他低声耳语。
  “不瞒你说,这就是我们的全部战力了,想掉头回去还来得及。”
  ...
  军营围墙的外侧吊着一圈尸体,像是猎户家秋冬时节晾晒的腊味,几群乌鸦叽叽喳喳的夺食腐肉,不多的几具全尸从装束上看的出是匪帮成员。
  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  在入口地道前等开门时,莫扎特战战兢兢的问道。
  “哦,这些啊,都是训练里有违军纪的家伙,不必在意。”
  周质努力作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其实他也震惊于亚美子的手段。
  “胡说八道啦,也不全是违纪的!”
  亚美子听见两人的对话,上前指着墙头打断道。
  “这边这十几个,是觉得训练太苦当逃兵的,我砍了他们腿;这边的一群,偷藏全营养食物,我砍了他们的手;这些是想对我放冷枪的家伙,死前吃了些苦头...”
  她一边像导游似的做着介绍,一边后退几步指了指只剩上半身的三具尸体:“还有这三个臭流氓,野外拉练时竟然闯进我的帐篷里想动手动脚,我只能让他们的下半身和他们说拜拜啦。”
  周质暗暗咽了口唾沫,数了数尸体,一百八十多具,两个连长拉夫拉了四百人,现在还活着的刚好凑够两个连的编制。
  “对付恶棍必须用恶棍的手段。”这是他临走前告诉亚美子的道理,但扪心自问,自己却不一定能狠得下心,像亚美子这样痛下杀手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